矿业头条    头条详情
矿商及冶炼商在铜精矿加工精炼费方面分歧严重
发布时间:2020-11-30 来源:文化财经 浏览数:34

app下载二维码

矿天下App下载

收藏

冶炼铜精矿

外电11月27日消息,三名了解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称,铜矿商和冶炼商将很晚才能敲定明年铜精矿加工费,冶炼商方面希望延期,而矿商则指现货市场紧俏。

加工和粗炼费(Treatment charges,TCs)和精炼费((Refining charges,RCs)是由精矿卖家支付给冶炼厂商,然后从冶炼厂商支付的购买价格中扣除。当精矿供给下降或需求攀升时,这项费用会下降,因冶炼厂商竞相要获得原料。

TC/RCs适用于清洁、标准级别的精矿。

大型铜矿商与中国冶炼商的年度定价谈判通常在11月份进行,会成为未来一年的价格基准。

2020年,江西铜业与自由港麦克默伦的铜精矿TC/RCs敲定在每吨62美元和每磅6.2美分。

自由港麦克默伦旗下拥有印尼Grasberg铜矿,是全球第二大铜矿项目。

然而,现货粗炼费TCs目前处于每吨50.50美元的八年低位。(一旦铜精矿市场收紧,TCs下跌。)

一位参与谈判的消息人士称:“冶炼商方面希望将粗炼费敲定在60多美元,而冶炼商的建议....在55美元左右。”

另一位服务于矿商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称,双方在粗炼费方面的分歧相差超过10美元。

智利矿商安托法加斯塔(Antofagasta)与自由港通常是第一批敲定加工费的铜矿商。

然而,参与谈判的第三位消息人士称,自由港公司所面临的问题是,Grasberg铜矿所生产的铜精矿的氟含量可能会超过中国所允许的最高0.10%的限量要求。

“Grasberg项目产量较高,但精矿的氟含量也高,”这位消息人士称。

他补充说:“化学杂质基本上限制了Grasberg铜矿的出货,使他们在谈判中处于劣势。”

自由港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英国商品研究所(CRU)分析师Hamish Sampson表示:“这对自由港来说是一项巨大的挑战。谈判悬而未决。”

Grasberg铜矿项目正从露天开采转为地下开采。

自由港印尼分支首席执行官Tony Wenas在6月表示,2021年铜精矿日产量将在16万吨。


更多资讯,尽在“矿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