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头条    头条详情
美国大选结果即将揭晓 原油市场迎来重磅考验!
发布时间:2020-11-02 来源:能源研发中心 浏览数:1001

app下载二维码

矿天下App下载

收藏

疫情市场原油

10月布伦特、WTI国际原油价格跌幅超10%,我国SC更是下跌16%,在国庆假期期间特朗普新冠确诊挖坑之后,市场迅速被乐观的情绪所覆盖,原油价格继续围绕着40美元之上进行盘整。但到了月末,欧美二次疫情爆发迫使欧洲再次封城,市场情绪发生了快速转变,布伦特价格与上半月价格做了个镜像,最终涨涨跌跌,整个十月份的油价又回到了起点,并且面临进一步走弱风险。

之所以会出现市场情绪的转变,与欧洲疫情的二次失控有着密切的关系,欧洲疫情屡创新高,导致欧洲部分国家不得不再次采取封城的措施,目前西班牙、德国、法国均已经宣布封城,未来或许还会有更多的欧洲国家加入进来,因此市场对于全球需求的二次崩盘提前做好了预期,价格自然也就很难有所作为。

除了疫情之外,美国大选也是近期资金撤离市场的重要考量,下周美国将会进行最终的大选,从民调上来看,特朗普和拜登相差的并不是很大,两者都有希望竞选成功。但是两者对于经济政策、疫情控制、能源政策上有着很大的不同,因此究竟是谁坐在总统的宝座上,将会直接影响未来整体的宏观市场走向和能源价格走向。既然看不清方向,那么资金只能选择撤离,毕竟曾经特朗普当选之时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幅度我们还历历在目。

拜登当选或者特朗普对于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原油政策也是极大的不同,特朗普当选后,对于这两个国家的制裁不会解除,因此这两个国家的原油产量和出口量依然将会维持在很低的水平,不至于对全球的供给造成一定的冲击。但拜登当选之后,很有可能会放松对这两个国家的制裁,从而是使得原油产量大幅进入市场,给当前本来就脆弱的市场带来更大的冲击。

所以当前原油市场面临的问题要远比今年任何时期都要复杂,不仅大选是一个巨大的变量,疫情的发酵也是一个巨大的变量,在如此大的变量面前,原油市场可能会面临更大的波动幅度和频率,因此做好风控是首要的任务。对于具有战略性投资的客户群体来说,任何风险事件所造成的绝对低价行情都应该积极把握,尤其是布伦特跌破40美元之后。对于风险承受能力相对偏弱的投资者来说,避免参与极端波动行情是首要的,等待美国大选之后再择机进入市场。


一、全球疫情大流行,需求恢复堪忧

在经历了长达半年的相对平静期之后,全球疫情大流行再度出现在市场的视线中,并再一次将布伦特价格打压至40美元之下,需求端的忧虑在这半年的时间里并未得到良好的解决,反而年底的疫情发展要更甚于年初,只不过市场在经历了上半年的洗礼之后,心理预期已经存在,风险厌恶型或风险中性的投资者早已退出市场,因而并未出现如同上半年一样的原油恐慌性抛售行情。

从最近的数据上来看,国外的累计确诊人数已经超过了4500万人,单日新增确诊人数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48万人,全球疫情在冬季到来之前已经出现了迅速扩张的态势,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温下降,未来又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场景呢?

分区域来看,第二轮全球疫情大流行的起点是欧洲,目前欧洲单日新增确诊人数超过24万人,9月份同期欧洲还仅仅只有6万人,8月份同期只有3万人,欧洲疫情扩展之迅速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具体分国家来看,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单日新增都已经超过2万人,德国、比利时、波兰、捷克等国家新增确诊人数超过了1万人,比起上个月均大幅增加。

由于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激增,欧洲国家已开始宣布采取更严格的新冠肺炎限制措施。西班牙刚刚宣布进入第二次全国紧急状况之后,法国宣布了为期四周的全国大禁闭!尽管不如最初那次措施那么严格,但对需求的限制已经相当的明显。马克龙表示,当前法国的第二波新冠疫情很严重,比第一波疫情更加困难和致命,因此现在必须采取有力措施应对,否则医疗系统将面临饱和。他指出群体免疫不可取,那意味着成千上万生命的损失。曾经鼓吹群体免疫的西方现在迫于压力终于开始改口了。德国可能会采取“波波断路器”式的封锁,但将允许学校、托儿所和商店继续营业。可以预见,如果欧洲继续以这样的速度扩展,区域性的全面封锁或许将是必然。

欧洲之外,亚洲、美洲、非洲疫情相对趋稳,只是我们看到美国的疫情似乎又有反复的迹象,最近美国新增确诊人数又回到了8万人以上,突破了7月份的单日新增高点,累计确诊人数也已经超过了900万人,而此时特朗普居然还在宣称自己控制了疫情,迷之操作简直令人匪夷所思!如果特朗普能够成功当选,那么对于疫情的态度上特朗普或许将会延续当前的粗放政策,如果拜登能够当选,那么对于疫情或许会从严管理,能够更好的遏制病毒的传播,但拜登真正能够施行其政策还需要等到明年年初。

因此从疫情的角度来看,当前的二次大流行的起点是欧洲,可以预料欧洲不会是终点,下一步我们要密切注意美洲以及亚洲疫情可能会再度大爆发的可能性。对于需求的影响我们在上半年已经见识过,市场已经存在需求下滑的预期,但对于短期价格的影响也是十分巨大,虽然影响的程度要小于上半年。

疫情导致原油需求下滑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目前仅有中国的需求尚且还能看在眼里,印度需求最近虽有恢复,但很难保证印度的疫情不会再出现大爆发,继而影响印度的原油需求。从印度的原油加工量上来看,在经历了5/6/7三个月份加工量回升之后,8月份印度的加工量再次出现了下滑,并且当前的加工量水平已经低于6月份,如果印度的疫情再次在冬季迎来爆发,那么我们基本上之后的5-6个月内很难看到印度需求的彻底恢复,除非疫苗能够快速普及。

从中国的原油需求来看,炼厂开工率的下滑导致中国原油需求也有所降速,好在降速并不是特别明显,得以支撑起全球脆弱的需求。在七八月份中国原油进口量在有所下降之后,九月的数据略微回升,但其实并不如想象中那么乐观,青岛港(行情601298,诊股)的原油库存又开始了累库的过程,说明国内市场的需求不能完全承接住进口量。从地方炼厂的原油进口量来看,八月九月的数据也有所下滑,并且原油进口占比也有所下滑。在新的进口配额没有批准之前,中国的原油进口数据依然不会有太大的好转,或许等到明年一季度中国的买兴会再次提振市场。

需求的不振与炼厂利润也有着极大的关系,从全球炼厂利润走势上来看,目前的市场情况确实不支持需求的快速扩张,成品端的弱势格局在裂解利润中反映的淋漓尽致,尤其是全球柴油的裂解价差均为近几年同期的最低值,这显示了全球经济复苏之路曲折漫长。

分区域来看,国内的裂解价差走势要远远好于国外裂解,尤其是上半年的超预期行情,地板价政策以及国内率先控制疫情直接导致国内炼油利润起飞。但随着价格稳定在40美元附近之后,国内的利润也进入到窄幅波动的盘整期。从国内成品油现货市场了解到,下游客户目前对成品油市场依然比较谨慎,但随着双十一物流需求大增,预计柴油需求会有一定的刺激,汽油需求预计仍将维持窄幅震荡为主。

美国的裂解价差走势较为分化,汽油裂解价差要远远好于柴油裂解价差,并且柴油裂解价差一直处于盈亏成本之间,近期才有所抬头,这也能充分的反映出美国对于疫情管控的松懈以及经济恢复程度并不是很理想。美国炼厂开工率以及美国炼油输入经历了长达半年的低位运行之后,目前仍然毫无起色,在疫情没有良好控制之前,美国需求也很难给我们带来意外的惊喜。

欧洲地区的裂解价差与美国类似,只不过欧洲炼厂的日子更加难过,不仅柴油裂解价差维持在零值附近,汽油裂解价差也维持在零值左右,这极大的抑制了欧洲的原油需求。欧洲需求的走差也与疫情的失控密不可分,具体的情况与美国异曲同工。


二、供给端艰难的托底

随着疫情的再度失控,需求的颓势延续,供给端托底的难度也越来越大,在最近一次的OPEC会议中,减产国们并未对当前的原油产量给出过多的意见,也没有为明年一季度是否执行换挡给出进一步的说明,如果按照当前的行情发展和疫情爆发,目前的减产执行量恐怕难以托底需求的下滑,因此如果需求下滑幅度较大,OPEC+很有可能会进一步收紧当前的减产政策,而不是进一步换挡至低减产量的水平。

今年的原油价格对于原油生产国来说相当的不友好,各个产油国经历了苦日子之后,进一步缩减产量的阻力也就会更小。目前来看,40美元的价格或许是OPEC能够容忍的底线,倘若价格持续低于40美元,那么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减产联盟将会采取动作,抑制价格的进一步下行,因此明年一季度是否会进行换挡,还是重新提高减产量,需要配合未来的原油走势进一步观察。

从当前的OPEC供给端来看,OPEC+仍然保持着良好的减产执行率,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产油国并未大幅的增加原油产量。并且有市场消息称,未执行弥补计划的国家也将会在近期执行产量弥补计划,欧佩克声明称,各国在2020年9月补偿减产了24.9万桶/日,以弥补此前生产过剩,支持并向欧佩克+部长级会议提出建议,要求减产不达标的成员国将补偿减产期限延长至12月底,并承诺完全弥补超额生产的部分,这对于整体的供给端来说仍将会有比较大的利好。

另外还需要注意的是,明年究竟是拜登当选还是特朗普当选对于OPEC的政策也会有不小的冲击。有市场分析称,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可能将打开缓解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伊朗核协议复苏的大门,数百万桶的伊朗原油将重返市场。费氏全球能源咨询公司表示,预计伊朗的原油和凝析油库存略低于2亿桶,其中一半以上已经在海上,可能“一夜之间”就会重新投放市场。

伊朗实际上几乎可以立即将其石油出口增加到200万桶/日甚至更高,并在“3或4个月内”将其产量恢复到近380万桶/日的制裁前水平,伊朗石油出口的恢复将给油市带来麻烦。虽然拜登的胜利应会提高伊朗石油重回油市的前景,但现实是,考虑到谈判所需的时间,这些额外的原油不太可能在明年年中前进入市场,届时欧佩克减产规模应从当前770万桶/日放松至570万桶/日。

拜登对于委内瑞拉的制裁也有可能会放松,因此除了伊朗之外,委内推拉的石油产量也有可能会进入市场之中。如果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原油产量进入市场中,那么OPEC对于整体产量的控制能力将会大大减弱,这也将会极大的弱化OPEC减产所做的努力。

因此综合来看,未来原油价格的走向,不仅仅取决于基本面的变化,也取决于下周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如果特朗普当选,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原油产量很难进入到市场之中,OPEC+对于产量的控制也就更加得心应手,在有供给端支撑的情况下,原油价格大概率仍将会回到40美元之上。如果拜登当选,那么美国的疫情或许将会迎来转机,这对于需求端的刺激作用也会支撑油价。因此我们认为,当前的原油市场并不存在大幅下跌的基础,任何极端情况导致的原油价格大幅下行都是战略性投资者入场的时机。对于纯粹投机需求的客户,建议规避美国大选可能会带来的不确定性,等待行情明朗之后再入市操作。


更多资讯,尽在“矿天下”